港岛旅游网 > 香港网红景点 >

香港释囚复发率逐年下降:努力提高惩教机构的“

时间:2020-06-08 09:33

来源:未知作者:绍辉点击:

[简介]香港大屿山南部的石壁,四面环山,风景优美,行人稀少。一片“海景房间”就坐落在这里,这让它特别显眼。有些游客可能会来这里,但当他们走进这里,听到门在死后关闭,杜毅忘记了身边的美景,瞬间变得谨慎和克制.香港大屿山南部的岩壁被山和海包围着。风景很好,但是行人很少到达。一片“海景房间”就坐落在这里,这让它特别显眼。有些游客可能会来这里,但当他们走进这个地方,听到门在死后轰然关上,杜毅忘记了身边的美景,变得谨慎和克制。因为他们所在的监狱已经是香港第二大安全监狱,——石墙监狱,由铁蒺藜、高墙和铁门组成。

30多年来,几何犯人在这里进进出出,接受惩罚,品尝苦果,照亮进步,实现改造。人们希望这个荒芜的地方会尽可能地荒芜。香港各界人士都在推高其“空置率”,幻想有一天它会消失在眼前。

没有“监狱恶霸”,更不用说“酷刑”

监狱里不时响起的警报声尤其刺耳。每当铁门打开,声音就会穿透细胞,刺痛耳膜。一开始来到这里的人,看着灰暗的形势和狭小的空间,会组成一幅狰狞的囚犯和看守的画面。

"这部电影绝对不同于真实的监狱。"1987年,香港电影《牢狱风云》在华语世界大受欢迎,它所塑造的监狱形象深入人心。在石壁监狱工作的监狱长简文杰笑着说,为了营造气氛和制造冲突,电影和电视作品经常用夸张的手法来表现监狱的情况。“我们不允许在监狱中发生非法行为。没有“监狱恶霸”,甚至没有“囚犯虐待”。"

监狱里没有“风暴”,但绝对不是一个“你来的时候不想离开”的地方。石壁监狱和赤柱监狱都是香港戒备森严的重罪犯监狱。这里400多名罪犯的日常生活和食物受到严格限制,很难让人舒服。

在一个不超过7平方米的牢房里,一张木板床又窄又硬,当你翻身的时候它会掉下来。不锈钢盆和马桶刚性地嵌在墙壁和地面上,没有任何尖锐的突起,很难模制。自由一定是一种奢望,每天工作6-10个小时,从早上6: 00到晚上30: 00,每个时间段都是满满的。

石壁监狱不仅训练囚犯,还为他们提供安全、人道、简洁和健康的生活。负责囚犯规则和狱警行为的简文杰说,没有必要担心被囚犯欺负和被狱警虐待。罪犯如有问题,可向惩教署投诉调查组投诉,亦可向立法会议员、申诉专员及其他法律部门提出书面投诉,或选择直接向到访的宁敬先生求助。“事实上,公众对监狱的投诉率一直低于平均水平。”

食物和饮料也是可以接受的,一天四餐,四种,由营养学家特别设定,有肉和蔬菜;工作也有报酬,从每周40港元到190港元不等;每月两次,探视时间不超过30分钟,可以与亲友团聚;周日还有一天休息或“充电”。

惩罚与教育并重,标本兼治。

1982年以前,香港特别行政区惩教署的名称与监狱署的名称相同,监狱署改名为一个主要监管囚犯的机构。它被改造成一个对改造和康复给予同等重视的康复部门。它致力于帮助罪犯改过自新,融入社会。

「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的香港囚犯已获释放。把他们从坏人变成好人是我们的使命。”建

“例如,允许囚犯工作不仅有助于使监狱免于混乱,而且通过提供职业和技术培训,帮助他们提高就业能力,为重新融入社会做准备。”在区监狱工作的简文杰对此深有感触。他说把罪犯关进监狱去工作并不是为了压榨他们的劳动力。首先,是帮助他们形成良好的工作习惯,而不是松懈。第二是允许他们在狱中将自己的生产过程与社会邻居联系起来,并在香港工作。第三,他们可以在工作过程中掌握新的和奇妙的技术,不会“走空”和外出时不知所措。据了解,仅在2016年,平均每天就有4,414名囚犯从事生产性工作,向公共组织提供价值数亿港元的各种产品和服务产品。

监狱提供的教育使囚犯受益匪浅。一名囚犯说,监狱提供各种康复指导课程和业余爱好课程,这让我有机会在面对过去的错误时提高自己。一名已在监狱服刑20多年的囚犯在监狱教育的帮助下完成了学士学位课程。"我仍将在这里完成两门硕士课程。"

帮助囚犯提高他们的能力也有助于他们保持精神上的乐观。惩教署一直与八十多个非政府机构紧密合作,邀请他们到监狱为囚犯提供多元化的活动,包括团体辅导、大型节日、康乐班及文化活动等。传达世界的爱,增加他们忏悔的决心。

一名囚犯在狱中感受到了这样的温暖:“为迷路的人指引准确的目标,为苗条的人照亮周围,为迷路的人提供背部保护”。由于惩罚和待遇相结合,香港刑满释放人员的累犯率近年来持续下降,从2000年的39.9%降至2014年的25.9%,领先国际社会。

简文杰曾多次在与其他地区和国家的监狱处罚交流中被列名。他笑着说,香港监狱给人印象最深刻的,也是他的同龄人要求最多的信息是改造工作。

当心累犯和“不犯”

"惩罚和奖励的基础是惩罚邪恶和惩罚邪恶."监狱惩罚罪人并警告社会。当心累犯和“无罪”。

「思考囚犯」是惩教署推出的教育警告流程。在这场运动中,年轻人亲身经历了从逮捕、审讯、定罪、拘留、实践到释放的模拟监禁过程,并认识到“守法、远离毒品和支持康复”的重要性,这给所有参与者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这只是惩教署“康复前瞻计划”的一部分。多年来,他们举办了一系列社区教育活动,例如教育讲座、会见囚犯计划、参观青洲计划、参观香港惩教博物馆、拓展训练营、青年研讨会、戏剧及音乐表演等。所有这些都旨在向社会传达警告信息,并使人们深刻意识到非法犯罪可能带来的巨大价值。仅在2016年,就有36,000人参加了该计划。

香港城市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指出,在2012年至2016年期间,惩教署的康复及社区教育工作为社会节省了743亿港元。

前惩教署署长在一天内接受了媒体采访,他说:“有些人说囚犯是我们的“客人”。我不同意。他们是惩教服务的持有人之一,我们的目标是整个社会。”

「我们的责任是保障公众安全和防止罪案,创造美好的香港,与各界合作为囚犯创造改过自新的机会,更重视社区教育,以及提倡守法和共融的概念。」现任惩教署署长林国良说。

简文杰认为,香港的监狱在改造罪犯和警告普通百姓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,无论是在偏僻的地方还是在市中心。“我们不希望‘商业’繁荣。我们希望我们谈得越少越好!”

不是英雄,也通常骄傲

聚光灯下的警察和消防员经常被称赞为

谈到在监狱工作的感觉,简文杰说他既勤奋又傲慢。“我们一路和罪人一起进了监狱,坐了几十年。因为工人们的尴尬非同寻常,他们需要时刻保持警惕。冬天和夏天没有枯萎。监狱远离城市,同事们独自在上下班的路上花三个小时。在这项工作中,没有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是不行的。”

简文杰说,努力工作并不可怕,但可怕的是,罪人不会携手合作,社会会扭曲它。许多新来者不信任监狱工作人员。他们只能不耐烦地工作,让囚犯感到安全、人道和庄严。一些囚犯没有接管改造计划,进出监狱三四次,成为“熟悉的面孔”。

“我曾经告诉过一个惯犯,今天你穿棕色囚服,我穿绿色警服。我不会在这里见到你。有一天在地铁里,你站在我旁边,我们穿着日常服装。”

美国的一个旅游组织发布了2017年世界上最安全的徒步旅行城市和国家的排名。中国香港排名第一。管理着8400多名囚犯的6900多名香港惩教署工作人员正悄悄为此买单,并在香港的法治社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。"我们感到自豪,觉得自己是无名英雄。"简文杰说。

在最近一期的石壁监狱出版物《彩虹桥》中,一个名叫阿达(化名)的囚犯写道:“一条迷路的路的尽头往往是一条平坦道路的开始。我相信,尽管生活的道路充满荆棘,但杜毅对从零开始新生活持乐观态度,因为这是一次深受喜爱的经历。”(记者张清波)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香港释囚复发率逐年下降:努力提高惩教机构的“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